湖工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湖工故事 >> 正文

【遇见校友】系祖斌:他为什么做到了全球最大

作者/摄影:林楠  审稿:陈凌    出处:支点财经    日期: 2023-11-17 16:34:28 点击数:

图片

共同药业董事长系祖斌

9月6日,共同药业(300966.SZ)十堰丹江口基地,IPO募投项目生产车间,设备正在抓紧调试中,下月即将正式投产,新增年产能1000吨。届时,在甾体药物起始物料方面,共同药业年总产能将超4000吨,全球最大供应商地位进一步巩固。

共同药业于2006年在襄阳成立,2021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.68亿元,归属净利润0.17亿元,扣非净利润0.13亿元。

“未来五年,我们希望公司销售额能有进一步突破。”共同药业董事长系祖斌说,“公司深耕甾体药物产业,正在逐步建立起始物料、中间体、原料药、制剂的全产业链,带动了公司转型升级。”

共同药业因何进入甾体药物产业?凭什么做到了全球最大?

在展会中寻觅商机

一切还要从系祖斌的工作经历和创业故事说起。

系祖斌1970年出生于襄阳,1992年从雷神电竞下注【中国】有限公司官网,发酵工程专业毕业后,被分配到襄樊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(现襄阳市商务局)工作。

1998年,系祖斌下海创业,主要通过挂靠一家有外贸经营权的企业做出口生意。

“最初卖的东西很杂,主要依托襄阳当地产业,比如纺织、食品添加剂、医药等,卖一些相关产品。”系祖斌回忆说,当时互联网还不发达,做出口贸易的主要窗口是广交会。

创业当年,系祖斌就参加了广交会。“在广交会上,我们了解到另一个展会,也就是世界制药原料展(CPHI),这是一个由欧洲国家发起,在全球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医药展会。因为我们也在卖一些医药产品,就觉得可以去试一试,从中寻找发展机会。”系祖斌介绍。

为出国参展,系祖斌下了血本。“当时是两个人去的,每个人的费用3万多元,再加上展位费8万元,去一趟就得花15万元左右。那时我们刚创业,一年收入还不到10万元。”

参展过程中,一位美国客户对系祖斌展位上的一些医药产品产生兴趣,询问他们是否可做甾体激素中间体。

“我们当时没有这些产品,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来。经过沟通,客户愿意让我们尝试,并打款75万美金作为启动资金。”系祖斌解释,客户之所以愿意给予机会,是因为起源于欧美的甾体药物,当时正有转移到中国生产的趋势。

所谓甾体药物,是指分子结构中含有甾体结构的药物,主要包括皮质激素、孕激素、性激素等,是仅次于抗生素的第二大类化学药,对机体起着非常重要的调节作用。而甾体激素中间体,则是生产各类甾体药物的前端产品。

系祖斌没有工厂可以研发和生产,回国后马上寻找相关药企合作伙伴。

“我们找到浙江的一家工厂,经过共同摸索后,仅用三个月时间就把产品做出来了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系祖斌依然很激动。“和国外产品相比,我们那时的产品质量很粗糙,所以就和客户协商,从粗品开始交易,客户拿到后再精制。”

此后,在不断研发和改进过程中,系祖斌合作的工厂工艺逐渐成熟,客户订单猛增,“当时产品利润很高,一公斤中间体可卖约一万元,利润在七八千元,客户需求量也大,几乎每周都要发货”。

市场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好,系祖斌由此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。2003年,为促进对外贸易发展,国家全面放开外贸经营权,系祖斌正式成立了自己的外贸公司,但仍未涉足甾体药物生产领域。

创新工艺成为全球最大供应商

转变发生在2006年。此时,系祖斌的公司规模越做越大,年营业收入超千万元。

“不自己做不行了,因为规模越来越大,越来越担心别人不卖给你产品。”系祖斌表示,另一个原因是,自己做可以赚得更多。

于是,这一年,系祖斌投资数千万元建厂,共同药业正式诞生。2008年,公司襄阳基地投产,年产能达300吨。“单干”也让共同药业的年营业收入,从几千万元提升至过亿元。

“然而,仅过了一年,我们就进入了瓶颈期。”系祖斌称,这是当时行业遇到的普遍问题,原因在于生产甾体药物起始物料的原材料成本不断上涨,导致中间体的利润被不断侵蚀。

当时中间体的生产工艺,是通过黄姜获得皂素初始物料,再得到双烯等起始物料,进而制作各类甾体激素中间体。由于皂素大多沿用稀盐酸水解、汽油提取等方式生产,不少生产起始物料的企业因缺乏有效处理皂素废液技术,导致环保不达标,并因此被强制关停,相关产品供给受到影响。

“其间,一公斤双烯的价格,从300元涨到了1600元,起始物料成本大幅上涨,加之生产企业之间竞争加剧,产品纷纷降价,导致盈利空间进一步下降。”系祖斌说,“公司净利率从50%以上,逐步下降至25%,直到10%左右。”

系祖斌意识到,面对困局必须做出改变。他注意到,国际上已开始探索以植物甾醇等为初始物料,制造雄烯二酮等起始物料的生物发酵技术,该技术不但能大幅降低成本,还具有环保优势。

靠人不如靠己。系祖斌决定研发新一代技术,将公司业务前置到甾体药物起始物料环节。他大学所学的发酵工程专业,也派上了用场。“所以,最终还是做了本专业对口的事,对相关技术理解起来也相对容易。”系祖斌笑着说。

不过,系祖斌没有盲目投资。由于生物发酵厂需要较大资金投入,出于谨慎考虑,他选择了先租赁厂房做研发,跑通相关产品线后再投资。

这一过程历时三年。2011年,共同药业率先在国内掌握了相关技术,成为较早利用植物甾醇通过生物发酵技术生产起始物料的企业。同年,公司成立全资子公司湖北共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投资2亿多元,在丹江口建设基地。自2015年起,该基地逐步投产。

图片

共同药业生产车间

到2017年,共同药业通过生物发酵技术,已可生产甾体药物四大核心起始物料——4-雄烯二酮(4-AD)、9-羟基雄烯二酮(9OH-AD)、17α羟基黄体酮衍生物(A环)及双降醇(BA),相关年产能达800吨。

“公司还通过加入酶转化等技术,持续改进工艺提升产能和降低成本。”系祖斌举例说,以前用双烯等起始物料做一公斤中间体,成本大约在3700元,现在用4-AD等起始物料做一公斤中间体,成本不到200元,带动下游产品价格进一步下降。

创新工艺使得成本大幅降低后,共同药业生产的甾体药物起始物料,不光自己用,还卖得十分火爆,公司也一跃成为行业前三大供应商。

2021年4月9日,共同药业登陆深交所创业板,以8.24元/股的价格,发行2900万股股票,募集资金2.39亿元,主要用于生产BA及黄体酮等中间体。

上市后的共同药业,发展势头更猛。随着投资的进一步加大,以及产能的不断释放,公司起始物料年产能逐步扩大至数千吨,一举拿下全球最大供应商地位。

2022年,共同药业实现营业收入6.05亿元,归属净利润0.4亿元,扣非净利润0.37亿元。

目标是做全产业链企业

不过,系祖斌并未满足于此,既然决定深耕甾体药物产业,他要的是做全产业链企业,让公司能有更大发展。近几年,在起始物料和中间体基础上,共同药业还涉足后端的原料药和制剂板块,选择的方式是强强联合。

2020年5月,共同药业与全球知名心血管、精神类药企华海药业(600521.SH)等企业,合资成立控股子公司湖北华海共同药业有限公司,主营原料药及制剂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。

目前,位于丹江口基地的华海共同产业园正在抓紧建设中,预计今年底完成基础建设,明年进行部分产品的小试生产、工艺验证、提交报批等工作,2025年将正式进入生产阶段。

近年来,为更好地做好研发,共同药业还在医药及人才资源丰富的武汉等地,成立了相关研究院。

系祖斌透露,在原料药及制剂方面,共同药业除研发性激素、孕激素等传统产品外,还储备了同样属于甾体药物的神经类固醇麻醉药、抗癌类等产品,包括抗肿瘤药依西美坦等。未来,公司不排除继续通过合资,或者投资并购方式,进一步加强相关产品的开发。

共同药业还计划面向行业提供甾体药物CDMO服务,即主要为医疗生产企业及生物技术公司的创新产品,提供工艺研发、制备、工艺优化、注册验证、商业化等服务。

“在甾体药物前端领域,我们已具备较好的基础,往附加值更高的后端领域发展,具备一定的成本优势。而且越往后端发展,盈利水平越能得到提高,这是公司未来的市场机会。”谈及进军甾体药物原料药和制剂的原因,系祖斌回应道。

公开信息显示,目前全球生产的甾体类药物已超过400种,其中最主要的是甾体激素类药物,市场规模超万亿元。



上一条:【遇见校友】何新超:让中国打印机跻身全球前列
下一条:【遇见校友】操义平:回国发展前景更好

责任编辑:陈凌  

关闭